信仰见证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牧灵园地 > 信仰见证 > 正文

清远朝圣︱My angel my love

更新时间:2017-07-19点击次数:792次字号:T|T
eft:0px;padding-right:0px;padding-top:0px;"> 关於雷根斯堡教区的这项调查工作,措尔纳神父说:“这是我的故乡雷根斯堡教区主教的意愿,他委托一位律师,为他提供所有的机会,不仅是查询档案,也与受害者接触,与其他有关人士谈话。可见,主教有勇气揭露深邃黑暗的一面。”

“韦伯律师具备所有的调查工具,不受限制,在工作上十分严谨,而且也与一个科学顾问委员会合作。因此,他的报告的确很完善,在其深度和广度,以及科学性上无可非议。”

这份报告无疑表明,教会在面对内部罪恶的方式上发生了改变。措尔纳神父表示:“我们必须这样做,我们必须正视现实,面对所有的不义、罪过,以及教会司铎和其他职员的罪行。在雷根斯堡的案件中,也有许多在这所学校任职的平信徒教育工作者对学生实行了体罚,甚至性侵犯。”

韦伯律师在报告中还指责父母没有负起责任,没有留意和重视自己孩子的讲述,同时也指责国家当局没有适当地执行有关视察学校和保护在校学生的法律。

措尔纳神父对此答道:“父母为能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这所极有声望的学校读书而感到很自豪,期望他们成为大音乐家,能环游世界。我们雷根斯堡的这所学校就被视为一颗‘星’,能送孩子到那里念书,接受培育,那是家庭的自豪。”

“至於国家,也就是督察教育和学校部门确实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没有负起责任。不过,当时也难以像今天这样判断事情,因为那个时代的一些人可能认为给孩子一记耳光是正常的事,即使在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这已不是惯常的做法。”

谈到韦伯律师直接向新闻界公布他的报告,这件事便成了世界各家报纸的头版新闻,措尔纳神父说:“这一步非常重要,它能唤起整个社会和教会内外所有学校的敏觉力,因为在一所学校能做许多预防工作。例如:在教育和非教育人员的择取上,在这些与学生接触的人员的教育和培育上:他们应是健康的人,稳重的人,懂得什麽是违反他们权限的事,知道行暴的违法行为,不仅不可接受,而且也是犯罪。”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