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见证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牧灵园地 > 信仰见证 > 正文

《爱之旅》婚姻辅导课程分享

更新时间:2017-07-19点击次数:392次字号:T|T
Ќ路人’里与同路人结下的情谊……我们在那里度过了一段以为不会结束的时光,‘奉献’了青春里的真挚和激情。那不曾也不会逝去的,那经验里的永恒瞬间,也就成了我们的‘故园’。一群伙伴骑车到西里(教堂)、去谈固的欢笑,嵌成了我们最美丽的青春印痕……”

像很多中国教会青年一样,我也有过参加青年团体聚会的经历。应该是从2005年下半年、2006上半年开始,我参加了石家庄的“同路人”团体,那时这个团体刚成立不久,自己参与其中、并坚持到了毕业。算下来,自己参加青年活动已经有十年时间。如果自己没有在当代中国参加教会青年聚会,那一定就不是现在的我。我出生在一个老教友家庭,但是那是个并不热心的教友家庭,虽然在中学时,我就有妈妈去参加聚会的记忆,但是我自己几乎完全不懂得信仰,反而像每一个中国中学生一样,也在学习马列哲学。我是高考之后才开始接触“信仰”,并且是在青年团体聚会里,才开始学习信仰知识,才开始培育似乎现在也不够坚强的信德。在团体里,才不断的和神父、修女接触,才在他们的带领下开始有计划的阅读《圣经》。所以写作这篇感想时,自己借用了“十年心事十年灯”这首诗作为标题,基督信仰是自己青春时光里的“心事”,她在自己生命中的展开与教会青年团体密切相关。也是因为有这展“灯”,自己才能免于完全迷失,才可以不太有底气的说“我委屈过、我抱怨过、我生活过”。

自己在离开石家庄、离开“同路人”团体,到广州求学、到家乡工作后,都还带着参加“同路人”青年团体的惯性,都参加了新的青年团体活动。所以参加青年营组织的这次团体活动,自己并不觉得陌生,有种“轻车熟路”的熟悉感。

青年营组织这次赴清远朝圣的独特之处,是有漂流这项活动。在被造物自然山林的大美之中,我第一次体验了漂流,它舒畅了自己郁结的情绪,让我有很大的感处和收获。那儿就像“瀑布巨声下”所咏唱之处,是灵性充沛之地,让人感到并相信那儿有圣神的同在。有作家说,写作就像漂流,你不知道作品中的人物,会遇到什么样的生命漩涡。或许人生也是。人生客旅,也就像是一次漂流行程。

走近漂流出发地,自己是有些惧怕的,戴安全帽、穿救生衣的过程中,听到最多的是漂流者发出刚出发时的尖叫声。漂流刚开始,与同伴所坐的皮筏艇、顺着湍急的水流直下,水特别凉,也真的害怕会翻船。就像我们刚来到被“抛”在的此世中,都是以哭泣面世。初到世上什么都不会,需要大人的喂养,儿时少年青年要不断学习,也不知能否在社会上立足,总是活的战战兢兢。但是人到中年,有了自己的事业,有了熟悉的圈子,有了更多的人生经验阅历,或许就不再那样惧怕生活了,甚至能够做到帮助上面的“老 ”、下面的 “小”。漂流也是由最初的怕和怯,到不再那么害怕,后来经验到只要手抓紧皮筏艇的扶手、脚顶住船中间的横杠,船是不会轻易翻掉的,甚至开始享受漂流,还拿出准备好的瓢和水枪,与同伴们打打水仗、好不痛快。当你漂的有些感觉,玩嗨了,甚至流连这个游戏时,它突然就到岸了。人生或许也是如此,无论是信仰修行者还是凡夫俗子,在离开上主创造的这个美好世界时,都难免要留恋这世界,但时候到了,又不得不离开。

有人说人生像不断地走台阶,只能往上走,后面的台阶在塌陷,回头就是万丈深渊。漂流不断向下,生命中的遗憾、懊悔和荣誉或者其他匆匆而过,你只能向前,不知不觉人生到岸。正因为如此,我们有信仰的人,知道此世不是老家,应该有智慧能够放下这个世界的各种“财物”,而去积攒永恒的财宝。

信仰之“灯”,是人生智慧,但这智慧并非是远离尘嚣,无关人生疾苦的。在清远教堂,听庄神父讲到盖教堂的艰难,在私下和庄神父聊天时,我大谈中西文化不同,西方耸入云霄的教堂建筑跟中国地上“爬”的长城不一样,一个是有终极性、超越性的指向,一个看重的是此世的安详生活。庄神父也说到西方的教堂有很多都是修建上百年,当前还有建了几百年而没完工的教堂建筑,这里固然有信仰的力量。但当庄神父说到有钱就能把教堂盖的更好,盖教堂过程中多次遇到困难、多次中断时,才觉得自己想的有些轻飘,中国的基督宗教教会有着自己切实的处境。第一天晚上,我和一个兄弟住在一起。得知他在一个国企做“文字”工作,和自己之前的工作有些相像。他谈到自己的实际工作,也说到教友找对象,可能不仅有信仰的考虑、也面临着工作现实等,这些也是中国教会青年的实际处境。天主是生活的天主。对青年来说,加入一个青年团体、或者接受了基督信仰,就意味着一切都万事大吉,不再有“人间”生活么。事实上当然不是这样。只是没有哪一位神,取了人性、来到世间,走向十字架、亲自来为人受难。我们作为基督的青年,当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背自己的一份来跟随他,只是我们也当记得,我们一路上一直有他的同行与陪伴,有他不断的搭救、甚至有时是他亲自背负着我们。只是我们当不断想起有他在身边,要记起祈祷与交托,他会给予我们最适合自己、能够承负的轭。

信仰之“灯”,是人生智慧,但智慧的获得,也需要在天主的恩宠下,去持续的学习和思考。到清远的当天下午,我们分组做游戏,期间叶修女和玉米姐向还向大家提问了问题。或许青年们自己也都觉出了我们大家回答的不好,基本的《要理问答》问题,好多都回答不上来、回答的不准确。想一想自己对《要理问答》的由来也是一知半解,对《圣经》的了解也同样是如此。在这方面,我们甚至有很多值得向基督新教学习的,现在天主教公众号上也有声音说强调要用思高版《圣经》,我也一直这样认为,因为在中国的思想文化界,基督新教的影响确实大一些,正统的天主教反而太被边缘化了。不过后来得知,思高版《圣经》是1968年才于香港翻译完成,而《和合本圣经》20世纪初在中国出版后,确实对中文的现代白话文产生了一定影响,也不该忽略这一点。前面我说到基督信仰并非是无关“人间疾苦”的,记得在参加同路人团体时,一凡神父曾经就表示过一种担忧,有的学生可能会觉得团体里是天堂,出了团体就成了另外一个世界。“爱的天堂”当然是我们努力践行信仰所追求的,但是灯要放到灯台上,我们难免要去体验生活、经验世界,这样甚至对教会青年团体本身,也成了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记得有学者分析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基督教发展情况,呈现有两个特点,一是可能偏向民间信仰、一是有与“文革”类似的特征。很多年前我就读到过那篇论文,当时不太理解,不过前段时间又看到,或许它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当然随着地上、地下教会分歧的减弱,随着教会信仰培育工作的进一步普及,一切都在改变,何况还一直有天主圣神的引领。不过信仰寻求理解,在神父等师长的指导下,教会青年需要有更多的思考,来认清自己、也回应别人的认识,这样才能促进落实梵二精神、建立起中国教会自己的文化与神学。

朝圣过程中,与各具“特点”的小伙伴们的相处,愉快而美好。从王神父、庄神父和叶修女那里也收获良多。头天晚上王神父专门抽出时间,听青年们的告诫一直到10点多钟。他给予我的建议:在我所处的境遇里,去想一想如果是耶稣,他会怎么办?这种开放性的引导给人启发,这也是一种智慧的默想方法;他说到的“罪人有未来,圣人有过去”的箴言,或许为我们都是勉励。

庄神父说到在清远还有另外一处朝圣地,那里有两位殉道圣人,这像是再一次朝圣的邀请。因为有无数麦子“落在地里死了”,才有了今天青年教会团体结出许多籽粒来的可能与营养,才有了在今天做中国基督徒的可能。

在这次朝圣活动中,我第一次见到叶修女,并得知其是神学博士,感谢上主,这确实非常难得,不要说在中国教会中,就是社会上的高等院校里,能拿下神学博士学位的也极少。我们聊到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基督徒、当代中国的基督宗教学术研究,叶修女还提到他们曾举办了一次有赵建敏老师参加的学术研讨会……回到石室教堂,我把书包放在203室,出去又回来时,发现青年团体的203聚会处已经锁门。后来从微信上得知,当时的房间门并没有锁,只是没有人。我推开门进去,休息了一下,并拿起橱柜里的两本杂志翻阅,没想到在圣神的引领下,恰好拿到了叶修女提到的他们举办讨论会的那本杂志……

  

          

(有照片为证偶,欢迎大家以后周日多来203房间,参加石室青年营活动。)

得到团长允许后,我把这本小书借了出来。看了叶修女等教会学者的论文,我发现自己所写的尽是“荒唐言”,至少以此作为参加青年朝圣活动的又一纪念。

第一天下午,在清远教堂的活动中,叶修女的提问,我们虽然答的不好,不过她的几句话却触动了我。她说到我们都说传福音,我们知道怎样传福音么。在《圣经》中,最初传福音时,说的是什么。耶稣说你们悔改吧,因为天国临近了。”,说的是悔改。传福音也就是传你自己的悔改经验、你改变的经验。我们早就接受了福音,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生活,因为接受信仰而改变了么?你悔改了么?

                                        2017.6.29定稿 广州

(编辑:admin)